新闻首页 > 评论 >

祺龙空白t恤-期间感受到的一个显著变化是

时间:2020-01-06 15:07

来源:新闻资讯作者:新闻资讯点击:

2019年12月9日,我在美国自助出版网站lulu.com上出版了我的第一本摄影集《ATHENS IN THE SHADOW》,距离我第一次登陆这个有着西方文明发源地美誉的地中海度假国度希腊仅两年零九个月的时间。

实际上,我和家人以黄金签证拥有者的身份正式移居到这个被国债危机困扰长达十年之久的蓝色国度还不到两年时间。在这短短两年时间里,只要我人在雅典,几乎每个月都会去雅典市中心宪法广场旁被华人称作女人街的Ermou街上扫街(街头摄影)去。期间感受到的一个显著变化是,2017年扫街的时候,从宪法广场到Monastiraki广场不到1公里的Ermou街最繁华的东段,十家店里几乎会有两家处于关门状态;但到了今年初,这段街上几乎看不到一家店铺没开张的,除了会有几家在装修中。

十年债务危机后的商业街

在Ermou街上感受到的变化之外,再看看宪法广场旁轻轨站上带有中文的有关黄金签证的巨幅广告,以及络绎不绝的中国面孔在宪法广场旁出没,相信很多华人朋友包括与我一样买了房而移居希腊的华人都会相信,希腊这个曾经面临破产境地的南欧小国应该是走出了债务危机的阴影。但如果看过我这本摄影集的朋友也许会得出不同的观点,那就是, 文爱妈咪的宝宝树,全民比特鸡-,对希腊的乐观似乎还只是在表面,只是局部,甚至还只是停留在媒体的报道中。因为,占绝大多数的希腊工薪阶层,依旧生活在战战兢兢中。

作为这个国家象征的宪法广场和议会大厦,既是世界游客拍照的胜地,也是雅典人生活中的一部分。相比起游客的好奇眼光,在广场上来回穿梭的雅典人,神情并没有出现多大的改变。甚至当我拍到那张一位无业人员躺在宪法广场地铁口出口外的大理石台阶上的照片时,感觉就像是一尊活的纪念碑。纪念什么呢?当然不是乐观的生活和乐观的预期。

你可以把Ermou街看作是希腊经济的晴雨表,但街上商铺的盈利状况究竟如何,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毕竟经过十年的债务危机,包括雅典在内的希腊房价掉了一半以上,现在当这个国家经济回暖的时候, 他朝心中不想你歌词-, 女尸开放区-,在最具人气的街上开个铺子,不管盈利如何,至少占个位置应该是合理的。相信很多商家会是这种想法,否则也不会有这两年里Ermou街上至少有一成以上品牌商店换主的情况出现。

很显然,看一个国家的整体经济状况自然不能仅仅看一条街的改变。占GDP比例近2成的旅游业始终是希腊的支柱产业,所以希腊本地媒体会毫不吝啬版面的去报道“雅典国际机场入境游客又破记录”之类的新闻,但这些游客涌入究竟能造福多少希腊人并不清楚。我从一些口口相传的渠道得到的信息是,很多在雅典市中心针对游客的餐厅服务员月薪也就在600-800欧之间,这些也许还有大学学历以上的年轻人。而如果想在雅典市中心租个一居室单独生活,那必须同时打两份工,否则根本负担不起雅典日渐高涨的房租。目前唯一可以乐观一点的是,雅典市中心的餐厅开业率应该比较稳定,说明游客增加提高了就业的稳定性,如此而已吧。

【责任编辑:新闻资讯】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