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评论 >

矿山被盗10万吨,杂七杂八的近义词-历史的终结和巴尔的摩的老鼠

时间:2019-09-04 16:55

来源:新闻资讯作者:新闻资讯点击:

30年前的1989年夏天,36岁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升任了美国国务院政策企划局的副主任,意气风发的他发表了一篇石破天惊的文章《历史的终结?》(The End of History?)。福山在文中断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将成为“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文章发表几个月后柏林墙倒塌,两年后苏联解体,30年来这篇文章一直都是争论的焦点,引发了绵延不绝的讨论。

30年后的2019年夏天,无聊的华盛顿的夏日因为特朗普总统与民主党众议员伊莱贾•卡明斯(Elijah Cummings)的三天三夜的推特论战而有了点意思。卡明斯担任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主席,他指责美墨边界关押无证越境移民的边境设施条件恶劣,被触怒的特朗普总统于是在推特上发表了一系列针对卡明斯和他所代表的巴尔的摩市选区的怒骂。特朗普称卡明斯的巴尔的摩选区“令人作呕,老鼠和啮齿动物肆虐”, 是美国境内“最糟糕,最危险的地方”,“没有人类愿意住在那里”,而卡明斯本人则是一个“恶霸”。

表面上,巴尔的摩的鼠患和福山30年前的文章之间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仔细想来,巴尔的摩这座城市30年来的变迁,卡明斯20多年的众议员生涯,以及特朗普总统的公开指责,这三件事却为《历史的终结?》这篇文章以及福山30年间的思想变迁提供了的绝好实例。

先说巴尔的摩,这个城市所有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数据应该都指向“衰败”这个词。巴尔的摩地理位置非常好,是东海岸重要的港口,处于纽约至华盛顿的黄金交通道上,至首都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也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所在地。但是,在美国总人口大幅增加的背景下,巴尔的摩的城市人口却逐年下降,从1970年的90万人下降到现在的60万人,仅卡明斯的第七选区内目前就有逾4.6万所房屋被空置抛弃。人口下降但犯罪率却居高不下,毒品泛滥,枪支泛滥。根据联邦调查局2017年的统计,该市全年有超过1000人被枪击,在全美最不安全的大城市中排名第一。巴尔的摩的贫困率为23.1%,几乎是全国的两倍。说到老鼠,巴尔的摩还不是美国最糟糕的,它在全美鼠患最严重的城市中排名第九,好过排名第一的芝加哥。

再说伊莱贾•卡明斯,他绝对是个人物, 南京丁丁网-,他的选举记录足以让全世界的候选人羡慕,自1996年开始在马里兰第七选区竞选联邦众议员,他在过去23年每两年一次的选举中战无不胜,且每一次都是摧枯拉朽的大胜。2006年的选举得票率高达98.1%,简直是全民拥戴。即便最差的2014年也有69.9%。2016年和总统大选同期举行的选举中他的得票率是74.9%,比特朗普强多了。

问题来了:巴尔的摩如此衰败, 神秘军官请现身-,卡明斯的“政绩”如此糟糕,为什么他却能够高票当选,连选连任?特朗普对他的指责也是这个意思:你自己的选区脏乱差如同人间地狱,你最好滚回你的选区去,凭什么对全国事务说三道四?

福山比卡明斯小一岁。发表《历史的终结?》让福山一举成名,但“冷战”结束后的世界政治现实却让福山饱受质疑。30年来,他一方面为自己辩护, 卧薪尝胆阅读答案,陕西理工学院校徽-,比如辩解说他1989年此文的标题后面可是有一个问号的,且很多人对此文的解读是浅层次的;另一方面,他也在不停修正和发展自己的观点。福山2014年的著作《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落》可以用来解释巴尔的摩的衰落,书中提及的许多美国地方的衰落实例也类似于巴尔的摩。这本书的一个主要观点是,法治、民主问责和国家治理能力是良治的三要素。他认为一些民主国家在这三项中前两项得分高,但第三项得分很低,于是造成发展的不如预期,而他在撰写《历史的终结?》时没有对国家能力这一问题给予足够的重视。

【责任编辑:新闻资讯】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